::|
 各期目錄
143期  第104頁  主題 : 活動見聞

樟之細路,長程綠道

文╱編輯部 圖╱台灣千里步道協會
圖片 說明:水寨下古道  點下新開視窗顯示放大圖片
水寨下古道
400公里長距離健行的魅力
~~樟之細路,長程綠道


蜿蜒在台三線兩側的「樟之細路」,是具備國際級長距離健行魅力的國家級綠道。
走訪水寨下古道工作假期,見證志工參與手作修護古道的過程及與韓國濟州偶來小徑締結友誼步道的鳴鳳古道。


樟樹是常見的行道樹,樟腦、茶葉與蔗糖曾是台灣三寶,日治時期樟腦的生產更達高峰。
桃竹苗一帶沿線聚落,是昔日煉樟產業的大本營。
「樟之細路」Raknus Selu Trail,Raknus是賽夏族、泰雅族稱呼樟的用詞,
Selu是客家話「細路」的拼音,意思是小徑;
命名本身呈現了步道沿線山區的複雜過往,
組合的名稱也意味著透過路線重新認識歷史,
是多元族群邁向和解的未來之路,富含深意。

寒風微光中,與來自韓國城南徒步協會的成員們,從台北出發前往新竹。
一行人抵達林務局新竹林區管理處,林管處、客委會與千里步道協會熱情迎接。
韓國友人、媒體與來自各地的志工齊聚一堂,
聆聽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為大家導讀「樟之細路」,
包括說明歷次水寨下古道的手作步道成果。
一個從「浪漫台三線」開始的美麗想像,
如今已然延伸出「樟之細路」國家級綠道的花朵,
正準備與世界長程步道接軌。


水寨下古道~手作體驗
已有150年歷史的水寨下古道,是早年由頭屋步行至獅潭的山徑。
「水寨下」是客語「瀑布之處」的意思。
古道循後龍溪河口入山,深入老田寮溪流域,沿途峭崖險境、水瀑不斷,故稱水寨下古道,
馬偕博士利用這條山徑進入獅潭行醫傳教前後12次之多。
然而,明德水庫的興建,公路開通後已乏人問津,迂曲小徑上倒木阻道、路基流失荒廢多年。
經過整理後,古道往南可接北隘勇古道、鳴鳳古道,抵達獅潭地區,串接台三線周邊的山徑綠道。

午後的普光寺,微雨詩意的天候中,參與手作步道的志工們在廣場前集合,
解說並介紹工具使用方式,隨即前往水寨下古道的瀑布路段。
登上古道之後,由獅潭教會牧師、賽夏族耆老帶領解說。
步道前段在去年經過多次施作,邊坡、倒木、老樹板根阻路,
以及受水流沖刷侵襲路徑,經過志工們利用現地的倒木、土石或麻竹施作,
已經變得平整好走,路徑幾乎看不出施作的痕跡。
徐銘謙在場講解帶領手作工項,同行的韓國城南徒步協會的朋友們也頻頻探問,
驚嘆不已。志工們正在瀑布附近高繞點施工,也許每次只能完成一小段山徑,
但卻是扎扎實實的清理步道、整平路徑,更是考據復舊工法。
昔日的遷徙拓墾、防番隘勇、挑物運送、部落打獵來往移動路線,
如今時空轉換,讓路的智慧繼續傳承,串聯後將成為迷人的長距離健行步道。


鳴鳳古道~徑隨山轉
鳴鳳古道早期為賽夏族人狩獵路徑,漢人拓墾後成為獅潭往返頭屋農產交易往來要道,
入口處的新鳳吊橋是民國57年鄉民集資修建,可見當時仍是進出要道。
1996年由當地義工隊重新整理,山徑緊鄰蜿蜒小溪腰繞於密茂林間,
綠蘊濃密近年已成為熱門的登山賞桐花路線。
義民廟為獅潭鄉古道入口,鳴鳳古道是台灣千里步道協會與韓國濟州偶來小徑締結友誼選定的步道。
此路段由藍色小屋民宿的負責人李業興負責導覽,李先生從事自然生態導覽、並關注環境教育與文化傳承。
新鳳吊橋前的胭脂樹紅果滿樹熱烈歡迎旅人,沿途樟樹、油桐,小溪中綻放的蘭花、特有的台灣金狗毛蕨,閩客對植物命名的不同解讀,聽李老師娓娓道來特別有趣。
而樟之細路的指標設計出自樟葉的「離基三出脈」﹔
以樟科特徵代表客家先民「篳路藍縷、手足胼胝、以啟山林」的硬頸精神,具備在地特色。

「樟之細路」從龍潭三坑部落到台中東勢客家園區,
蜿蜒在台三線兩側總計407公里,是具備國際級長距離健行魅力的國家級綠道。
沿途主線及各支線深入不同聚落、伯公廟、美食、特色景觀的串聯,
必定能讓國內外遊客深入體驗、認識台灣各族群的獨特文化。期待未來能循著先人踏出的古徑,
撥開瀰漫的荒煙,在構築樟之細路的過程中,重新喚起對土地的記憶。



樟之細路(Raknus Selu)-------
1.行政院於2018年4月核定7條國家級綠道,串連山徑、水圳、糖鐵、自行車道等線型空間。其中縱貫桃竹苗中四縣市的「樟之細路」由客委會主責。
2.「浪漫台三線」計畫,參考自德國「浪漫大道」觀光路徑的概念。「樟之細路」是該計畫下的子項。
3.「樟之細路」於2018年8月完成,主線加上副線總計407公里,連結山徑古道、農路產道、綠蔭公路、山村聚落。
3.途經縣市:桃園龍潭到台中東勢,沿途經過新埔、關西、芎林、竹東、橫山、北埔、峨嵋、南庄、三義、頭屋、獅潭、公館、大湖、卓蘭。
4.客委會與千里步道協會簽訂MOU,公私合力向國際推廣樟之細路,選定鳴鳳古道與韓國濟州偶來小徑締結友誼,積極互訪交流。未來將互設指標,以提昇國際能見度。
◎概念:自己的步道自己修。
自然生態作家劉克襄:「這是一條慢的大道。」
千里步道執行長周聖心:「它雖然是一條細路,卻是一條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