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期目錄
145期  第12頁  主題 : 登山醫學

傷口處置與軟組織傷害

文、圖/賴育民
傷口處置與軟組織傷害

前言:
隨著醫學的進展日新月異,
傷口處置與軟組織傷害照護的方法有了轉變。
一般狀況下,清潔傷口不要用優碘;
腳踝扭傷不要冰敷太久……



問題一:萬一在野外受傷,是否可先用優碘消毒傷口?
答覆:優碘是很有效的殺菌消毒藥物,但是它的毒性同時也會毒害新生的肉芽組織,從而延後傷口的癒合。

醫學的進展日新月異,很多過去曾經被認為是黃金標準的醫療處置,也都隨著知識的累積而有所修正,或甚至變成明日黃花,不再適用。筆者在學生時代,每家登山用品店都有賣的毒蛇急救器(內有吸毒器和用來切開傷口的刀片)就是一個例子,現在幾乎看不到了。本期我來討論跟傷口處置與軟組織傷害照護的比較新的看法,並且說明如何據以修正我們在野外做相關照護的方式。

止血後的下一步就是要清潔傷口
清潔傷口要儘可能除去病原菌、但同時不要對組織造成毒性。所以一般狀況下不要用優碘。
正確的方式是使用無菌生理食鹽水來清潔傷口,西藥房可以買到20c.c.的小塑膠瓶、250c.c.或500c.c.的大塑膠瓶。如果沒有帶,蒸餾水、放涼的開水、乾淨的飲用水或甚至緊急時,流動的溪水泉水都可以用。在裝水的塑膠瓶上鑽個小洞,使水自高處流下或擠壓瓶身,使形成有輕微壓力的小水柱,仔細沖掉傷口上的髒污、砂粒、血塊及壞死的組織。止血時暫時保留血塊是為了避免再出血,但此時沖掉血塊則是避免血塊成為感染源。必要時可配合使用無菌紗布、軟刷子或剪刀來清創。

什麼時候可以使用優碘
優碘應保留用在特別有感染疑慮的傷口,如動物咬傷、糞便污染或大型的傷口。可在生理食鹽水沖洗過傷口後施用優碘,使優碘在傷口停留約30秒,然後用生理食鹽水沖掉優碘,再進行包紮。此外優碘對於無傷口的皮膚和剪刀等器械,仍是野外最好的消毒劑,可以消毒稍後要穿刺引流的水泡、傷口四週的皮膚,或是急救者的手,尤其是沒有帶無菌手套時。直接塗佈優碘於手部皮膚,然後再用紗布沾水擦掉。

清潔傷口的目的是為了預防感染
感染有一定的潛伏期,所以如果傷者的生命徵象不穩定或醫療支援很快就會到達,就不必勉強在野外做清潔傷口的動作。



問題二:腳踝扭傷或是大腿、小腿肌肉拉傷時,是否應該冰敷?
答覆:冰敷和消炎藥都會抑制發炎,從而延遲拉傷扭傷等軟組織傷害的復原。冰敷並非不能使用,但是建議應該只用在受傷後的前六個小時。


腳踝扭傷或是大腿、小腿肌肉拉傷等軟組織傷害是很多山友都有經驗的常見運動傷害,受傷部後續產生的紅、腫、熱、痛等發炎症狀應該也都留下深刻的記憶。受傷後初期採用RICE(Rest休息;Ice冰敷;Compress壓迫;Elevation抬高)在過去是標準的處置方式。

備受爭論的議題
冰敷由於具有良好的消炎止痛效果,同時藉由微血管收縮而有止血、限制腫脹擴大的功用。然而我們知道,「發炎」其實是人體受傷後,自然的清創和修復過程。所以冰敷(使用消炎藥也是)這一類抑制發炎的處置會不會延遲軟組織傷害的復原,長久以來一直是爭論的議題。近年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消炎治療會延遲復原的效應確實是存在的。
然而很實際的是軟組織傷害初期的劇烈疼痛不適,冰敷確實有很好的止痛效果。尤其是當傷者身處孤立的深山,冰涼的溪水山泉也容易取得。所以冰敷並非不能使用,但是建議應該只用在受傷後的前六個小時(過去是建議受傷後冰敷至少48到72小時),六小時後微血管出血都已完全停止,就不要再冰敷。

服用消炎藥的時機
消炎止痛藥如diclofenac, ibuprofen也是一樣的考量,並非不能吃,但應限制在疼痛引起的不適較嚴重時(比如說,痛到睡不著)才吃,不必規律服用。或是也可以使用不具消炎效果的止痛藥如普拿疼acetaminophen,止痛藥物的使用原則上不要超過一周。其他的三種處置措施RCE(休息、壓迫、抬高)因為機轉與消炎無關,目前仍是標準的處置。
創傷造成傷口和拉傷扭傷等軟組織傷害都是在登山活動很常見的狀況,而且經由適當處置可以帶來很大的幫助。有時甚至可以繼續登山活動,或是自行安全撤退而不需使用外來援助。所以它應該算是登山醫學的核心能力之一,也是每一位登山者都應該要熟悉的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