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期目錄
147期  第62頁  主題 : 編輯推薦登高三觀

從大山大水到小山小溪

文、圖/李美涼
圖片 說明:列寧峰  點下新開視窗顯示放大圖片
列寧峰
天地無窮大,登高看三觀:人生觀、價值觀與世界觀

Adventure Life•山野生活

從大山大水 到小山小溪


登山是很奇妙的一項活動,能滿足不同人的目標和需求,也適合各年齡層,大家在山林中感受自然的美好,尋找到心靈安頓的解方。



登山上半場~挑戰極限巔峰
時間過得很快,回頭細數自己從事登山活動超過20年了。從大學參加登山社開始登山,很幸運的遇到了吳錦雄老師,他熱心的帶著我們四處登山,傳承登山知識技能,更帶著我們出國爬山,開啟了我海外登山的生命歷程。對我而言,生命的美好是體驗各種不同的滋味;年輕時血氣方剛充滿熱血理想,海外登山正好滿足了我追求極限自我挑戰的渴望,每年想方設法的出國登山,花大量的時間學習登山技能和自我訓練,每次成功都更增進自己的自信,也因海外登山而對各國山區和登山文化,有更多的認識與了解。

剛開始海外登山,依著循序漸進的方式,先從較為簡單的五千公尺山峰,六千公尺,再到七千公尺,爬的多是一些較為熟知的山峰,經過多年經驗累積才敢於挑戰八千公尺山峰。其中有成功登頂,也有許多失敗撤退。準備和實際攀登的過程,都讓我有很多的學習和成長,充實豐富了我的生命。

而多年的經驗,也讓我對海外登山有更深更多元的體悟。一開始,和現在很多從事海外登山的人一樣追求高度,一山要比一山高,以此證明自己的能力。慢慢的理解到高度不是唯一的追求,每一座山都有其特色,不同的路線,依靠自己的能力攀登,後來成為最吸引我的方向,因此又投入大量的心力到歐洲、韓國、中國,增進自己技術攀登的能力,爬了許多高度不高名字不響亮山峰,但卻是自己喜愛的山峰,滿足於這種只為自己而爬的狀態。

常有人問:「為何登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理由,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必能找到答案。人生很像登山,不可能一直在頂峰,到了最高處總要往下走,十年不間斷的追求,我開始思索海外登山對我的意義,如何在生活與工作中取得平衡。對登山的熱愛讓我自然而然的成了登山嚮導,開始帶人登山,和自己爬山不一樣,爬的是隊員想爬的山,目標是協助隊員安全完成他們的夢想,並教導相關的登山知識。登山嚮導不是一件輕鬆的工作,特別是海外登山,在極端危險或極端艱苦的情況下,都要義無反顧地挺身領導;且常常爬重複的山峰,必須要有很大的熱枕、喜歡的理由,才能夠持續下去。

我已經擔任登山嚮導十幾年了,帶人到世界各地登山,有簡單有困難的,和很多朋友一起看大山大水,一起經歷登山過程的酸甜苦辣,我樂在其中,每次都是難忘的回憶。

登山下半場~親子戶外生活
和《台灣山岳》雜誌一樣,不同的階段,自然會有不同的改變。雜誌因網路興起即將停刊,未來可能轉變另一種形式,再次連結登山者。而我也因為有了小孩,有了極大的轉變。過去帶領的活動多偏向比較困難、比較高海拔的山峰,帶的人都是比較有登山經驗的。近年來為了給小孩找戶外活動的同伴,我在我們的攀岩館成立了「媽媽攀岩隊」,專為媽媽開設,媽媽們帶著小孩一起攀岩,小孩們有自己的玩伴,媽媽也有同伴一起攀岩,這些從來不運動的媽媽們,為了讓小孩有地方放電,因而接觸攀岩,進而喜愛上攀岩。

攀岩的特質和登山不同,它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得到自我挑戰的成就感。攀爬的過程專注自我,面對恐懼鼓舞勇氣,也經常失敗墜落屢敗屢戰。高強度的運動,有效的增強全身的力量與體力。媽媽們因為攀岩不只強身,更找回自信,最重要的改變是勇於跳脫舒適圈接受挑戰。而孩子也在這樣的環境氛圍中,自然的愛上岩場愛上攀岩,並鍛鍊出健康的體魄和勇氣。

從這群媽媽身上,我發現每個家庭裡媽媽的角色至為重要,是孩子的主要照顧者,言行對孩子影響至深。一位愛登山愛探險的媽媽,不會阻止孩子或先生登山冒險。相反的,一位不愛動不愛到山裡的媽媽,孩子很難接觸登山。也因此我不只帶媽媽攀岩隊的人攀岩,還有著更多更遠的想像,希望把這群人帶到戶外去,期望這些家庭能喜愛上戶外活動。除了每週一次攀岩,我又發起每月一次的親子健行和一次親子露營活動。從宜蘭近郊的步道開始,先選很簡單的路線,再慢慢增加長度,讓大人和孩子們慢慢習慣走路,習慣山野及各種步道。

跟小孩子爬山很不同,他們充滿活力和好奇心,一塊大岩石就能爬來爬去玩很久,一個水漥也能吸引他們的目光,小溪流更是他們的最愛,只要一玩水就很難讓他們離開。他們不在乎目標登頂,他們總在山路中尋找好玩有趣的事。孩子成了我的老師,在帶領親子登山過程中,我也學著放慢腳步放下目標,輕鬆自在的享受山野的一切。

親子健行歷經一年的推廣,除了原有的媽媽攀岩隊家庭外,也越來越多其他家庭加入,看著父母和孩子一起走在戶外,有著共同的經歷,真棒!


我與台灣山岳
關於登山,我算起步得晚,大學加入登山社後才真正開始登山,對登山懵懂未知加上當時相關的書籍和資訊少,《台灣山岳》雜誌是最重要的資訊來源。總是期盼著每期的出版,認真閱讀學習相關的登山知識,而前輩們的登山故事,更深深影響著我,是年輕時心中所嚮往追尋的。
雜誌裡第一篇和我相關的文章,是由賴明佑所寫的,我們攀登新疆天山山脈博格達峰的記錄,也開啟了我與《台灣山岳》的緣分,之後陸續在雜誌上撰寫自己海外登山的記錄,甚至曾經有緣在《台灣山岳》雜誌服務一年。雖然僅短短一年,卻對我有著極大的影響。除了參與一些專題的企劃撰寫,這段工作經歷也讓我對台灣登山領域發展有更深的認識,接觸最新的登山知識,重要的戶外活動,對登山裝備有更全面的了解。最重要的是認識了很多登山界的朋友,及攀岩溯溪等其他戶外界的朋友,滋養豐富我的登山生活。
後來雖離開《台灣山岳》,仍擔任特約編輯,偶爾幫忙寫稿。很感謝雜誌的邀稿和編輯們的催稿,讓自己硬生出一篇篇文章,這些都成了最珍貴的紀念。和我一樣與《台灣山岳》雜誌連結的人群,和共同留下的文章,是《台灣山岳》長年累積下來最重要的資產。雖然紙本雜誌即將停刊,期待未來轉成另一種形式,繼續串起登山界,發揮登山文化媒體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