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期目錄
147期  第76頁  主題 : 編輯推薦登高三觀

處處有野地~心靈有歸屬

文、圖/李圓恩
圖片 說明:南湖圈谷  點下新開視窗顯示放大圖片
南湖圈谷
天地無窮大,登高看三觀:人生觀、價值觀與世界觀

保持好奇•渴望發現

處處有野地~心靈有歸屬


遊走山林的人,心裡都有一方角落屬於「野地」。也許是童年時鎮日戲耍的田野草叢、沙坑泥地、小溪水塘;少年時期的野溪、郊山、古道、百岳;青年時期後,脫離了家長庇護的獨立身影,著迷似地無限遠征各式崇山峻嶺;直至老年時,也許再也無法如同青壯年那般恣意遊倘山水之境,某次不意迴身卻也才發現,「野地」就在身邊,就在心底。



我們總是嚮往「高」、歌頌「大」、崇尚「遠」、究極「第一」、鎖定「特異」……也許是因為當我們小時候,總是仰著小小的頭顱看著大人們巨人般的高聳身影;看著他們做著許多我們無法企及的事情:買東西、煮東西、開車、騎車、修理物品等等──成年後生活中許多理所當然的事情,對幼兒們來說,卻彷如神技。加上長輩、父母總是不斷以「要乖乖吃飯才會長大」、「哇!某某你長大了!會幫忙做家事呢!」等話語推崇著「久遠之後」「長大」的美妙,並心心念念、不斷灌輸著絕對優秀、出類拔萃的期盼。於是相對的「矮」、「小」、「近」、「非第一」、「平凡」等,竟被賦予了負面的意涵,也輕易地就被壓抑,繼而忽略、輕視了。

「高山起於微塵,千里始於足下。」作為我們心中鄉愁似難忘的「山林」主角,其實也是由小小的砂礫土壤、許許多多的生物經歷了悠遠時間生長,加上了自然力量的雕琢運行而成。我們都忘了在嚮往「高」、歌頌「大」、崇尚「遠」、究極「第一」、鎖定「特異」等的同時,看向另一面,看向近在日日重複的平凡生活中的蟲鳴鳥叫、小花小草、盆栽、一陣風起、葉片飄落、地上某個不動的小黑點,裡頭所演示的大千世界,其實不輸雄偉大山的綺麗壯闊風光。

「野地」並不是非得千里迢迢、人煙罕至、原始蠻荒、無水無電、幾無路跡、擁有奇珍異獸……「野地」是一種「保持彈性、好奇、渴望發現、對改變不反彈、接受生命所有安排」的心境。然後,就邁開步伐,出發吧!也許是大山大水的三千公尺百岳、也許是螞蝗如雨下的中級山潮濕莽林、秀麗嬌俏的郊山小徑或僅僅就是家門口出來拐個彎後的僻靜小巷等,「野地」就在其中,準備好了自己,只等待你選擇看見與否。

有了這樣的「自我覺察」後,我們便可以更優遊自在地出入「野地」,因為,也沒有什麼所謂的「野地」了,戴上了「改換心境」的「眼鏡」,隨處都可是野地。

當然,「比較」在人類的生命和歷史中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對我而言,生命中也有「最喜歡」的幾處野地,就算無法時時前往、暫時無法前往、或可能再也無法前往,但這些所在都一直住在我的心底。

我最喜歡的山是南湖大山,在還沒有結婚生子前,年年都會前去造訪。沒有特定排什麼行程,就只想慢慢地、悠然地住在祂的懷抱裡,聽著祂的心跳,和祂一起呼吸。在松風嶺路段,喜歡躺在滿滿的松針上頭,望著滿天繁星幽然入夢,真是人生一大享受;走在山徑上,偶然在一棵樹旁停下腳步,一陣山風吹來,那樣的清新暢涼,也總是讓我回味久久;掬起三千公尺冰涼的溪水就口,才懂得何謂水的甘甜!

福山植物園是我接觸自然觀察的起始、臺大山地實驗農場(梅峰)則是孕育我擔任人與自然橋樑間的解說能力原鄉,十多年曾在裡頭工作及生活的體驗和記憶,已融入生命,無法斷分。

回到屬於「平地」的「人間」,仙境般的山林回憶儘管只能住在腦海心底,偶爾才忽然閃現,令人追念。但身旁的樟樹、榕樹、茄苳、含羞草、攀木蜥蜴、蝴蝶、白頭翁、麻雀……都仍能用屬於他們的故事,跟我分享著許多──其實「萬物都是一樣的,彼此生命相通」,「我們就是他們,他們也是我們」,當能體察平凡,才能接納特異。

住在台灣其實很幸福,可謂每個轉角都能找到令人難以忘懷的風景。除了近在身旁在無數角落展現生命韌性的生物們,步行、車行一段距離,也都能遇到水泥叢林以外的綠意,只等待我們用心發掘、學習欣賞。
屬於你自己難以忘懷的野地在哪裡?《台灣山岳》是否曾經是你踏足野地的最佳伴侶?有機會和周遭的朋友一起分享屬於一己心愛的野地吧!也別忘了挺身而出保護它們,讓它們可以長長久久地成為所有人心中共同的美好心靈歸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