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期目錄
147期  第90頁  主題 : 編輯推薦登高三觀

母親給的禮物~找到生命的希望

文、圖/林麗雲
圖片 說明:山友秀給阿健的照片  點下新開視窗顯示放大圖片
山友秀給阿健的照片
天地無窮大,登高看三觀:人生觀、價值觀與世界觀

走入山中的濃霧•走出人生的迷霧

母親給的禮物~找到生命的希望

前言:
他送母親的生日禮物,是答應母親一個要求。完成這個要求,他才發現,其實是母親送了一個禮物給他……



夜行
他答應送給母親生平第一個生日禮物,母親請求他跟一支登山隊去爬山。
登山背包是母親為他準備的,據說是她使用了十餘年的寶貝。帶什麼無所謂,他仔細地在衣服暗袋中縫上幾包,心想總有小解或者別人都睡去後的機會能使用吧?隨著登山車盤旋而上,車窗外的滿月不時出現又消失,意外地沉沉入睡。被叫醒時已經抵達登山口,十幾個登山者俐落地卸下大背包,穿著格子襯衫的中年男子對他說:「我是領隊,你可以叫我小黑。有什麼問題跟我說,現在馬上脫下外套,跟著暖身。」他恍惚中隨便動作,來不及喊累,已經被夾在隊伍中間往黝黑的山徑走去。

日出
不知道晃了多久,他覺得身體在抗議,胃痛,忽冷忽熱,腳步紊亂,如果不是前後的隊友適時地推他、拉他,早就滾落山崖了吧?就在他準備大喊,不顧一切躺下來時,小黑在隊伍最後面喊著:「在這裡休息賞日出。」他整個人連同背包跌在地上,天上的星星像漩渦般快速轉動,一陣噁心感,不自主地冒冷汗,他閃過一個念頭:「生命的終點是這樣嗎……」
「勇健,趕快起來看日出!」他硬被拉起來,兩個人架著他冰冷僵硬的雙肩走向崖邊,暗紫色的山邊,海浪般的雲海緩緩移動,瞬間展露橘紅色的暖陽,隨之成束的光芒灑向大地,照亮了山林樹木岩石,也融化了山徑上登山客的寒意。他喃喃自語:「我還活著嗎?這裡是地球嗎?」山友們頓時大笑,「第一次爬大山喔,年輕人!」天色愈發明亮,他看清楚了隊友們,都是中年的伯伯阿姨吧?一位像大媽的山友為他遞來冒煙的薑茶,說道:「第一次爬山都沒抱怨,不錯喔!」有人說:「啊我們怎麼都沒有,阿萍偏心。」阿萍說:「你第一次爬山時我也對你很好吧!」他跟大家一起啃著法國麵包,想著這些人好像都熟。或許他也沒空多想,又被趕著上路了。

殘雪
路旁的景觀迅速轉變,出現了整片茂密的松林,踩過密佈的岩塊,就是箭竹林。勇健感到越來越不舒服,既累又虛,頭痛欲裂,喘氣的聲音讓他聽不到鳥鳴水聲,以及隊友的高談闊論。午餐硬塞的餐包拌飯讓他更加反胃,但小黑強硬的語氣讓他不得不吃。他摸了摸外套想找到自己縫的東西,卻怎麼也摸不到,心想:「掉了嗎?媽說這趟大約十天,怎麼辦?現在折回?要怎麼跟他們說?」焦躁的他瞬間天旋地轉,向前跌了一跤,滾進箭竹林裡。
他碰到既濕又冰的東西,定睛一看,地上殘留著一團團白色物體,箭竹林另一端阿萍穿越進來拉他,說:「有沒有怎麼樣?」他問:「這是雪嗎?」阿萍說:「是啊,算殘雪吧,大概再走1小時就會到山屋,山屋後可能更多。」他問:「現在不是七月嗎?」阿萍說:「山陰積雪厚,融化時間慢,很常見啊!撐一下,我知道你不舒服,可能是高山症,等一下到山屋休息,明天就好了。」阿萍和隊友們開始唱起山歌來,小黑把勇健背包一手拎起,要他穿上厚外套,山歌響亮悠揚,引領著他走入遠方迷霧。

火光
穿過雲霧,到山屋時早已日落,隊友們讓勇健躺在火堆邊取暖,他剩下的意識瞥見天邊那抹紅,星星們在天空上方推擠著……「阿健,起來吃烤香腸配冰啤酒啦!」說也奇怪,這香氣彷彿仙丹妙藥,湧上久違的飢餓感,香腸啤酒下肚後,吃了碗大鍋麵又喝了幾口玉米濃湯,山友們你一言我一語:
「阿健真是你媽生的嗎?也差太多……」
「這麼這樣講,人家第一次爬山!」
「拜託,你媽第一次爬山從頭到尾走在最前面,揹不少公糧,蹦蹦跳跳……不過那時候我跟你蠻像的。哈哈!」
「那年山社辦久違的五路會師,她是總領隊,兼帶馬博拉斯逆走線,一個人在缺水時衝下山谷背水上來,少說下切幾百公尺吧?」
「最誇張的是,能高縱走的時候剛好是她二十歲生日,她為了永生難忘,就跳進白石池裸泳,喔,最好是有人會這樣啦,大概5度的冰水……」
「那年八人山難事件記憶猶新,本以為是她受傷,結果竟然不是!每天爬上稜線試對講機聯外,聽說等待救援的每一餐吃半顆無花果和半碗很稀的牛奶,被直升機送下山時瘦了五公斤,超有效減肥山難營。」
「不要再說了……想起來心有餘悸,颱風天來找我兩人騎摩托車上陽明山露宿,後來那次颱風也找阿思去衝浪,真是不怕死的傢伙!」
「當時組成技術組,溯溪、攀岩、雪訓樣樣來,畢業後也曾到日本溯溪,婚後就不太爬大山了…現在吃素唸佛,真難想像啊!」
……

餘緒
勇健好像聽著陌生人的故事,還在摸索縫上的那幾包東西,卻只找到一小張折得方正的紙條,寫著:「送給你我熱愛的山野自然,讓陽光山友帶你去,也許能戒掉這兩年染上的惡習,找到生命的希望……」

他想,我中計了!在山友的談笑聲中,走向山屋躺下休息,雖有不甘,嘴角卻帶著一絲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