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友論壇
台灣首峻
山水手 在 2009/05/29 07:49 發表 送EMail給238發表人 - 山水手
台灣首峻—玉山東峰
陳玉釧
前言
佇立玉山主峰頂東眺旭日時,常會被狀如地壘般的玉山東峰給深深吸引住。十月冷冽的清晨,一襲水母狀薄霧鋪陳在玉山主、東鞍間,光束穿越鋸齒狀山巔齒槽,投射在荖濃溪上空,激化我躍躍欲試的攀登動機。

玉山東峰-十峻之首
玉山東峰以其山形險峻,岩壁孤挺,坡度極陡,斷崖一瀉千里,目標明顯而聞名,是為十峻之首,岳界稱之為天壘峰。其餘九峻分別為天龍峰(玉山南峰)、 馬博拉斯山、關山、奇萊主山北峰、大劍山、品田山、無明山、能高山南峰、新康山。
翻越玉山主峰往東南小支稜,循著疊石前進,只見斜立岩壁長著各種不同顏色地衣,山蘿蔔與穗花佛甲草、玉山籟蕭與不知名的蕨類,依偎在岩縫邊接受保護。幾株越過森林界線的矮小冷杉,鶴立雞群的突出玉山圓柏樹冠,顯得異常耀眼。玉山植被專家陳玉峰教授指稱冷杉植物分佈的躍進與全球暖化現象造成環境梯度的異動有關,使冷杉綠浪得以挺進玉山圓柏的灘頭。玉山主峰單面山的東翼,以近七、八十度的高角度傾斜,與玉山北峰的單面山軸線隱約相連。岩石表面上的擦痕,洩露著在最高的玉山頂上,曾有過天翻地覆的運動,那層山外山的堆積物塊,自玉山頂峰上方磨擦,滑落臨豁而不知去向,留下擦痕證據。在玉山北峰與北北峰間的鞍部處,西側的懸冰河冰斗坡地上,有一塊來不及滑落的殘浪擱淺,可以暗示過去這段不為人知的故事情節。細心鑑賞玉山能找到更多消失的秘密,直接逼問玉山身世起源。
在前往玉山東峰路標指示牌的指引下,陡下鬆散的碎石坡,經過一堵岩牆,踩著堅實岩盤後繼續下切鞍部,突然鳳尾岩“懾”入眼廉,有如石筍高聳。好奇地走近稜頂鋸齒槽,發現山羊排遺。想像崖下峻峭的碎石溝,在隆冬雪封下,誘引國內冬攀好手與1998年日本滑雪探險家和田好正等高手上下劍溝的豪情,凍僵的記憶頓時澎湃洶湧。
玉山圓柏枝椏千姿百態,反應過去風雪的雕塑,每一枝、幹、葉與崖壁的展秀都是唯一的巧妙,把了無生機的岩面,妝扮得更加嫵媚動人。穿越極欲阻撓上進步伐的枝幹,亦步亦趨地來到較為平坦的鞍部。
信步穿梭在亂石、香青與玉山杜鵑叢中,掃視地層走向與曲線,佇立探谷石,歎觀北壁下方萬丈深淵與上方碎形天際線,遐思山體曲折的創化過程。在短暫的漫步游移中,南側坳地的碎石溝與部份尚未瓦解,仍以岩牆之姿矗立的區塊,吸引著我的視角,遠端的南峰北壁冰斗遺蹟地形,讓我頓時墜入冰川歷史的深淵;東北向的荖濃溪谷深淵,挾擠在北峰與東峰之間的坳地中,直到八通關鞍部再以迴頭灣南奔。遠方郡大山系的群峰層巒疊幛,連向看不見但確實存在的遠方海邊。
一陣冷風襲捲而來,抖擻起奔騰的『驚』神,準備攀登橫阻眼前的首峻,觸摸那粗獷的岩肌。
攀登在近乎垂直傾角的裸岩上,過去沒有鐵鍊的時期,是十足刺激的鍛鍊。有了鐵鍊後,為了保有刺激感,不想利用它。鐵練對我而言,變成鮮明的路標指示。在未設鐵鍊之前,敏察先履痕跡,即可朝向登頂步道。最後登頂前十公尺是最具挑戰性的,不曉得是那位希拉惢先進遺留的繩索,拋給玉山東峰釣翁當釣繩,將我從『海』底撈起。
一堆疊石拱出海拔高3869m的玉山東峰牌示,供登山伙伴拍照留念,恐怕這也是一般撿拾山頭的百岳山友目的地。西端極頂的玉山主峰山友也在拍完絕頂照後,暫時劃下登山的最高音符。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繼續沿東稜下切。在主、偏峰之間的鞍部,實際上是覆瓦疊合交會處,因稜脊瘦窄,以蹲姿小心通過,有如跨越縱馬。一旁低矮的玉山圓柏成了陪我安全通行的扶手。眼前弧形岩壁鋪滿波痕構造,激起玉山自海(水)底生成的回憶漣漪。在登山歷史上,相信我正與首登的齊藤先生在不同時間點上,走在相同或近似的路徑。回望東峰主山,旭日將我的身影投射在玉山東峰主山東北壁上,彷彿也遇見在北壁上練習的高銘和先生。
站在玉山東峰的偏峰上,看見對面玉山主峰裸岩上空高掛的月亮,讓我遙遙望向太空人從灰色月球回望藍色地球的倒置感覺。在這塊少人涉足的地點,有或許可供停機的平台。整個支稜下切到荖濃溪谷,有極少登山客取道稜頂,轉從八通關越嶺道上岸。

不同時空看首峻
玉山東峰的歷史風華,很難從立足時、空的頂點,就可看盡風景。
在玉山登山史上,日本軍政權人士源於土地象徵及意識,林杞埔(竹山)撫墾署長齊藤音作於1896 年11月,組團由八通關方向,朝向目視最高的玉山東峰起登,攻向當時錯認的台灣最高山-玉山,埋旗山頂為證。不料,其所登頂的山頭並非玉山主峰,而係最難攀登的玉山東峰。1898 年12月26日德人史坦貝爾證實齊藤氏的誤登,並宣稱自己才是登上全台最高峰頂的第一人。然而,日本人則模糊此段探險史,只認定1900年4月11日鳥居龍藏與森丑之助為首登玉山主峰的紀錄,而玉山東峰遂名「齊藤岳」。
從八通關沿荖濃溪源頭往玉山主峰方向仰望玉山東峰,可見雙峰(即前述之主、偏峰)高插天際,其中低鞍處即為地殼受到擠壓折斷後,以覆瓦狀形態疊合交